哀而不伤

  黑邪,以及一个秀秀。  背景是老吴去世。

  苏万倒吊在房梁上,叫声从后堂一直传到前院,听起来非常之凄惨。霍秀秀探头看了一眼,说:“他真的不会控告你虐待儿童吗?”

    “只是日常训练而已,”黑瞎子说,“况且也不是儿童了。”

     “对你来说肯定还算小孩子。”霍秀秀笑了笑,抿掉上唇的口红。“这个徒弟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 黑瞎子伸手点点太阳穴,又点点胸口左侧。

    “这里聪明,”他说,“这里,还不够。”

    “比他还聪明?”

         黑瞎子笑起来,笑到全身的黑色都碎裂掉落。“他其实挺傻的。”他说。霍秀秀把下唇的口红也吃进去了,风揉乱她的长发。

     此时,苏万满身大汗地走出来,看见霍秀秀在哭,睫毛像起义一样簇拥纠结,一声声哀号仿佛海啸。黑瞎子把手搭在她的肩膀上,秀姐,我师傅他。苏万说。之后的话他没有说完,只看了他们一眼。那一眼让霍秀秀记了很多年。

      “可是,”她说,“我一直以为他是最好的一个。”

      “没事的丫头。”黑瞎子慢慢讲,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  “我也一直以为你爱过他。那时我很放心。”霍秀秀的泪悬在半脸,不坠。自觉煽情至极的同时她听见黑瞎子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黑瞎子说:“谁说我现在不爱他?”

        - 其实是瞎很痛苦但他不觉得自己痛苦

评论
热度 ( 41 )

© 楐木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