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一个方面来说,瓶邪是山巅冰雪溶进桂子荷花,凛冽的刀客走过茶房而迷醉于此;是千载的宿怨纠缠,百年暗道中唯一一线光亮如许;是迷局的起缘与终结;是一个人在成为人的同时找到了他与世界的联系;是石像胸膛里血肉跳动;是浮生若梦,人生八苦,十年生死两茫茫入骨相思君不知;是不期而遇,不言而喻和不药而愈的化合反应;是人心的温热凉薄;是永远来不及的生离死别;是十七伤疤泪一滴,青烟三柱,一帘烟雨。


     从另一个方面来说,瓶邪可是老房子着火和清纯初恋的奇妙组合啊(啥)。

2018-11-18

怨愁

    我全身震悚,哭笑无端,面容怕是狰狞如鬼魅。

    吴邪放下茶杯,说了两个字:

    “傻瓜。”

     “这江湖说来快意恩仇,实则风浪险恶,不知存下多少性命。我是走不脱了,但你还年轻,不能葬在里面。”吴邪接着说,面色温凉,“”俗话说有得必有失,我若要保你的命,总得牺牲些什么。”

     我坐在他对面,听他讲话,觉得心口一直燃着的邪火被浇熄,冰凉透骨。我听懂了,却恨起我的耳朵。

  ...

2018-11-14

如果说瓶邪悲凉,盟邪无奈,簇邪狰狞,


那么黑邪是冷冷的针扎,


花邪就像陈年旧梦,冷风也吹不走的幻觉。

2018-10-25

我和X讨论邪簇的父子梗是多么好吃。

X:可是他们一个姓吴一个姓簇,这不是硬伤吗?

我沉思良久,开始殴打他。

2018-10-21

@Archer:) 茶老师生快
祝你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,祝你福如东海,寿比南山,祝你每日喜笑开颜,祝最俗气也最好的话语在你身上挨个实现,祝你归来仍是少年,祝你的文字如枪弹击中我心。
给你一千个云朵的吻。

2018-10-20

站在幸福的边缘

      邪簇邪

“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这件事。”黎簇说。晨光一路抛泻下来,使他显得很温柔。

   “我知道咯。”吴邪说。

   “之前给你按摩,摸到肩膀全是硬的,拳头几乎捏出血来,还以为你要打我。”吴邪说,“然后发现你每天晚上都一边睡一边攥拳头,咬牙,我看着都疼,没想到你完全没有印象。其实人心也就这样,很多时候都有自相矛盾的体现,同一个在不同时刻和状况下会表现出完全不同的自我,就像你在梦里……”

   吴邪说:“你就是没有安全感。”

  黎簇看了看自己的双手,躺回枕...

2018-10-12

哀而不伤

  黑邪,以及一个秀秀。  背景是老吴去世。

  苏万倒吊在房梁上,叫声从后堂一直传到前院,听起来非常之凄惨。霍秀秀探头看了一眼,说:“他真的不会控告你虐待儿童吗?”

    “只是日常训练而已,”黑瞎子说,“况且也不是儿童了。”

     “对你来说肯定还算小孩子。”霍秀秀笑了笑,抿掉上唇的口红。“这个徒弟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 黑瞎子伸手点点太阳穴,又点点胸口左侧。

    “这里聪明,”他...

2018-09-28

聒噪

  “现在的情况怎么样?”吴邪问。解雨臣随后翻上来,走到他身边,身姿如鱼如龙。

  “现在?”解雨臣眨眨眼,“我要干你。”

  “还有呢?”

  “对家全面瓦解。”解雨臣说,摸了摸吴邪的头,“我可以干你了。”

  “这个话题还有完没完了?”吴邪说,转过身迎合他。解雨臣把自己解开,压上来。

  “我希望没有。”

2018-09-26
1 / 3

© 楐木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