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一个方面来说,瓶邪是山巅冰雪溶进桂子荷花,凛冽的刀客走过茶房而迷醉于此;是千载的宿怨纠缠,百年暗道中唯一一线光亮如许;是迷局的起缘与终结;是一个人在成为人的同时找到了他与世界的联系;是石像胸膛里血肉跳动;是浮生若梦,人生八苦,十年生死两茫茫入骨相思君不知;是不期而遇,不言而喻和不药而愈的化合反应;是人心的温热凉薄;是永远来不及的生离死别;是十七伤疤泪一滴,青烟三柱,一帘烟雨。


     从另一个方面来说,瓶邪可是老房子着火和清纯初恋的奇妙组合啊(啥)。


评论 ( 4 )
热度 ( 25 )

© 楐木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