_ 然后是鬼畜的邪簇脑【鞠躬】

   “有人并不希望我这个样子,”吴邪说,硕大的头颅转向黎簇,双眼深而有光,“但只有进入这种状态,很多事情才会好办一些。我失去的不过是肉体而已,况且我也很久没碰上可以选择的东西了。”

    “不过,”吴邪说,“现在该你选择了。”

   黎簇抬头望着他,望了两眼,突然感到疼痛的降临。少年时他常常痛,被打骂或孤独时都是,连做梦梦见黑暗也让他咬紧牙关。但此刻,就在此刻,他发觉自己无限逼近王子公主,盛大的庆典,天作之合,而疼痛就像魔法像神旨像加冕的王冠,铸造他一生中如鱼得水的一刻,指引出自愿走进血盆大囗的路。黎簇笑了。吴邪扭开嘴唇,也许也在微笑,吴邪的微笑真美,落在尖利的舌翼上更美。

   黎簇起身,碰碰吴邪的獠牙,走开。长廊上的烛火为他依次亮起。

   黎簇说:“我不怕你。”

“我帮你。”

评论
热度 ( 23 )

© 楐木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