聒噪

  “现在的情况怎么样?”吴邪问。解雨臣随后翻上来,走到他身边,身姿如鱼如龙。

  “现在?”解雨臣眨眨眼,“我要干你。”

  “还有呢?”

  “对家全面瓦解。”解雨臣说,摸了摸吴邪的头,“我可以干你了。”

  “这个话题还有完没完了?”吴邪说,转过身迎合他。解雨臣把自己解开,压上来。

  “我希望没有。”

评论 ( 2 )
热度 ( 36 )

© 楐木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