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色西装

   瓶邪/花邪  梗

  吴邪趴在装饰华贵的酒桌上睡着了,脊骨在布料里挨节凸起,身形净而削,身侧的燕尾尖利到可以剪断视线。解雨臣和张起灵同时看见这一幕,同时停下脚步。从他们的视角来看,富丽堂皇的酒场像浮满了岛屿的海,吴邪睡在婚礼花束上的侧脸被潮水包围,仿佛也可以随时漂走。

     解雨臣走过去,挨着他坐下,呼吸到他的呼吸,同样的黑色西装里分辨不出谁是谁,只一眼也可以看见二人独处的样子。张起灵没有动,站在原地远望。对他好,他只是这样说,那个被含在解雨臣与花朵之间的人曾是他唯一可以握住的事物,万千珍重告别之后,却又被别人拥有。最难过时他也曾想,不知道吴邪怎么舍得;等看见一对新人在红地毯上亲吻,才开始认为自己并不冤枉。他宁愿相信吴邪疲倦是因为太幸福了。

     这时,解雨臣从海岛上抬起头,用也许是张起灵一生中听过的最婉转、最异艳的声音说:“当然。”

评论
热度 ( 42 )

© 楐木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