琉璃糖和背上的刀

      为江科发粮。 @晓の曦

      -

      皇帝轻轻地笑一笑。

      邱将军也笑一笑。

      皇帝端坐在一团金丝银绣当中,宽大的龙袍滚滚。但将军没有看她静定的脸,也没有看她规整笼着的秀发。他伏得太低了,看不到那些东西。

      “这是陈大学士送上来的琉璃糖。”皇帝死眼儿盯了他不放。

      他看着想着的是她一双脚腕,柔软的雪白的一个弯儿,如痴如醉的弧度。

     “那是陈大学士专点你远征的奏折。”

      皇帝的眉梢挑起戏谑。

      选一个?

      将军慢慢读那篇奏折,想来读书人就是狠,运笔如刀,可半盒五颜六色的糖果洒在竹简上,舔一下,又是甜的。

        他把头颅埋在龙袍洒下的阴影里,温厚的面容有狰狞的皮相,因为不堪,所以躲避;因为躲避,更是不堪。怕是缘于嫉恨,也缘于那书呆子写的真他妈对,情敌都是知已,才把同一个人放在心尖子上。即使一个是又甜又暖的琉璃糖,另一个是斩一片血的刀。而皇上您小孩子家家,只能吃糖,不能提刀,但总有人代你提刀,护你安好。

      邱将军也笑一笑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 -

      真他妈短。

评论 ( 5 )
热度 ( 1 )

© 楐木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