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烟

     一帮大老爷们搞来搞去,总之随便码一点吧,ooc。


     花邪 

     两人互相找麻烦。哼哼唧唧的,讨厌。

     吴邪说大花你还要唱戏呢,嗓子得好好保护,霸王花嗤之以鼻;解雨臣说小邪你身体不行了,喉咙要休养生息,无赖邪胡搅蛮缠。

     直到两人都累了。就一起窝在床上,你一口我一口地抽掉一支烟,像很久很久之前一样---分吃一根冰棍儿似的。遥远的小时候。

  

      瓶邪【没错开了个车】

      吴邪有时会莫名地怜惜起张起灵来。明明自己也快昏死过去似的,仍然也要睁开眼去看他,眼睁睁看他的汗水从额头上滚下去,滚下去。夜晚无边无际。

      做到最后一会儿,他们几近疯狂。

      吴邪给张起灵点上一支。红在黑里明灭。

    ‘来来,’吴邪逗他,‘事后一支烟,快活似神仙。’

      张起灵笨拙但乖巧地含住,借那一点点光,吴邪发现他的唇干裂了。以非常别扭的姿势,他用舌尖一点点润着。

       烟雾,就笼罩了吴邪的脸。


       黑邪

       让我再抽一根,吴邪如是说。

      ‘怎么,准备戒烟?’黑瞎子有点好奇。

     ‘哪能啊,’吴邪吞云吐雾,‘我是要抽最后一根能闻到烟味的烟。’

   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吴邪把烟蒂扔掉,躺平在手术台上。来吧,他说。

       ‘等一下,’黑瞎子做了一个稍等的手势,‘我也要抽一根。’

       

  

   


  

评论 ( 1 )
热度 ( 64 )

© 楐木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